金沙网站手机版

图片 1
历史记载,朱熹

陆言诗·给彭得华同志原著[毛泽东古诗]

小随笔精选: 碎玻璃(小小说)

■ 和莲芬

说起村里的老阎媳妇,大家无人不伸大拇指。
  久病床前无孝子,这是人人都公认的真理。这年头,谁都害怕家里有个瘫痪在床的人,那可是对家人的无休止的拖累,简直不见天日、苦不堪言。
  但老阎媳妇的做法简直叫人有点难以置信,她和丈夫老阎一共伺候着三个瘫痪病人,还供着两个儿子读大学,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如果仅仅是伺候双方的父母,那也有情可原。如果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也可以克服。但老阎媳妇除了要伺候自己的公公,还要伺候着自己的娘家爹,甚至伺候着自己的哑巴大伯哥——对象老阎的大哥。老阎家房子不宽绰,一铺炕三个瘫痪病人,伺候起来是很有难度的。而且这种考验人的煎熬一熬就是六年。难能可贵的是,在老阎媳妇的精心护理下,病人屋里经常有来苏的味道,根本没有瘫痪病人屋里的那种难闻的味道。
  为此,他的两个儿子一直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孝顺母亲,因为母亲太不容易了。
  天随人愿,几年过后,也就是三位老人相继入土之后,两个儿子也都应聘了很好的工作。大儿子成了一所县级直属初中的校长。管理有方,业绩突出。二儿子成了北京一家公司的老总,也是风光无限。
  老阎媳妇总算得到了生活的善意回报。每当大家羡慕的眼红时,她都淡然的说:“哎,人啊,总要把好心放在前头。人做的天看的,人不报天报。心好总会得到善报的。”
  接下来她的善报来了。
  去年腊月二十八,老阎媳妇去银行支一万元钱。哪知可能是因为年关业务忙,柜员顺手扔给她一叠钱。老阎媳妇数了一遍,竟然是一万两千元。她有点不信,又仔细数了三遍,竟然真是多了两千元。老阎媳妇二话没说,把多给的两千元还了回去。
  柜员千恩万谢,老阎媳妇淡淡的笑着说:“不用谢,不是自己的钱,花着心不安。”
  村里人听说后,很多人说她傻。老阎媳妇也不争辩:“钱是好东西,但是要从正路来。花着才安生。我不做叫人背后指脊梁的事。”
  更傻的事还在后头呢。
  村头的张大爷要跟儿子去鄂尔多斯了,老阎家买了他家的房子。但在收拾房子的时候,老阎媳妇在炕席下竟然发现了五千元钱,分别掖在两个屋的炕席的炕角里。老阎媳妇没有贪财,她和老阎商量后,把钱还给了张大爷。
  张大爷手里拿着钱,满脸的惊异:“这些钱可能是我们当初开小卖铺时,怕丢了藏在炕席下的,可是因为忙,也因为年龄大,就忘了。真是感谢你呀。”
  老阎媳妇却笑着说:“钱是你们辛苦赚的,一定要还给你们。否则我花着也不忍心啊。钱很快会花完的,良心的不安却是长久的。”
  就因为这件事,村里很多人都说她傻透了。可是傻人有傻福,不久,老阎媳妇就被儿子接到北京享清福了。老阎媳妇原本不肯去的,她不想麻烦儿子,可是儿子的一席话感动了老阎媳妇:“妈,你伺候我爷爷、我姥爷、我大爷,那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我说的媳妇一定要孝顺,否则我宁可打光棍。为了能孝顺你,我找了个没工作的女子做妻子,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全心全意伺候你。我要叫你得到幸福。”
  老阎媳妇哭了,她觉得老天真有眼……

“卧槽他个姥姥!!”我近乎是扯着嗓子破口大骂,然后拔腿就往外跑。

  老阎上前阻止。来人就说:“要拆的房子了,公家不在乎那几块旧玻璃。”老阎却说:“明知是公家的东西就更不能拿回家用。”于是,平房内门门窗窗上的玻璃都保护得很好。

心中突然多了一股莫名的恐慌,我不明白这股恐慌从何而来,直到我下了出租车,来到了厨艺培训班的大门前。

  老阎呆了。再见到住过平房的人,他的头就抬不起来,好似欠了人家的债。

我收回鄙夷的视线,叹了口气,继续对妹纸说:“那马德彪借你两千块钱是怎么回事儿?”

  突然有一日,来了拆迁队,三下五除二把平房拆了,那窗上的玻璃就一块一块粉碎在瓦砾中,并很快被清理出去。

我扬起嘴角,抬头望向灰色的天空。

  搬走的人不放心,常回来看看,看那平房啥时拆,还顺便从平房内捡些随手使的东西,垒鸡窝的砖块、院里公用的棍棍棒棒、晾衣晒被缠在树上的铁丝,很快就消失了……可那平房迟迟没有拆,住过平房的人再回来看时就有了怨言:“让我们搬家时,催得那样急,害得我们晚上搬家,还打坏了碗橱上的玻璃。”说罢,就很自然地拉开窗扇,要起窗上的玻璃。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通知说机关的平房要拆除盖楼,不足一星期平房内已人去楼空,只留下看大门的老阎。

15、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6期  通俗文学-超短小说

老阎扶着腰拉开车门,一屁股墩进后座,我坐进前排给司机师傅说了地址,趁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等搬出平房的人再搬回来,住进楼房,看大门的换了人,听说是老阎自己要求辞的职。

毕竟,我是一个守墓人,没有点儿职业素养,很难在活人墓立足。

“对,但不知怎么回事儿,他好像和马德彪一见如故,两个人特别投缘,而且一点儿都不嫌弃马德彪邋遢,还和他勾肩搭背的聊天,俩人天天粘一块,让我们很多人都无法理解。”

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五点整。

顿时车厢里响起一阵响亮干脆的“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舌头摇摆的马德彪,重重叹息一声,跟着老阎走出了201的大门。

“大约一个月前,我早上照例去参加厨艺培训,进门之后就闻到一股汗臭味儿,一闻就知道是那种不常洗澡的邋遢味道。”妹纸抿着嘴唇,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然后我就看见了坐在后排的马德彪,当时教室里的人不多,但都刻意的躲着他坐在前面,所以他一个人坐在窗口位置相当扎眼。而且他脸上还有些小痘痘,经常熬夜那种,总而言之,虽然不想以貌取人,可就个人卫生而言,他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邋遢。。”

死人有墓,活人自然也有。

老阎指了指楼下,眯起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去跟那姑娘聊聊,这胖子一年到头不出门儿,既然你说他去了一次厨艺培训班,那我想浑噩那玩意儿,肯定就是在那里和他对上眼的。”

我明白,自己正被金黄色的诡异液体所吞噬,而又无力抗拒。

这一刻,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窒息感,心底忽然生出一张密密麻麻的恐惧大网。

我关上了201的房门,转头一看却不见老阎的身影。

我转过头直接扯着嗓子质问他:“你回家去忍着不喝水到嘴唇发干,然后看看自己喝完三大杯水之后,一张臭嘴能湿成什么吊样!!”

“201住户马德彪。”

把妹纸抱进我的房间安顿好后,我急忙跑上二楼,站在马德彪身前掏出了手机,给活人墓的主管老阎打去了一通电话,简单叙述了事情经过后,我在房间里开始等待老阎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熟悉卧室里,微风轻轻吹起窗帘,阳光正暖,照的我浑身发热。

他的身躯就像一具灌满钢筋的铁板,坚硬而没有一丝弹性。

当听我说出这句话后,老阎呆愣了足足五秒钟,而后突然嘴角抽搐着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我明白啦我明白啦!”

我茫然无措的看着他,不知如何开口。

“哗啦。”

向仁慈的老天爷发誓,这只是我成为守墓人的第七天,之前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在活人墓中会发生这种无比恐怖的事情。

下定决心要找那个白裙妹纸问清楚,马德彪究竟在厨艺培训班遇到了什么,又为什么要借那两千块钱。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随之倒地,就此昏死过去。

在我抬头的一瞬间,却看到金黄色的液体仿佛有了生命,从成堆的腐烂尸体中涌出,而后转换成一条条金色丝线,迅速爬上布满鲜血的客厅墙壁。

妹纸看看我,又看看沉默的老阎,精神状态正慢慢趋于好转,她迟疑的接过杯子,然后一口气把水喝了个干净,我看着她的可怜模样不禁感慨,挺纯的一姑娘,竟然会结交马德彪这种懒汉,到最后又被吓的六神无主。

9、

门口是一个简易的鞋柜,放着几双沾满灰尘的球鞋,还有一双马德彪常穿的人字拖。

那她费尽心机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11、

我僵硬的抬起头,下意识看向满脸疑惑不解的中年老板,再直直看向老阎,忍受着心中那股恐慌情绪的疯狂蔓延,先对老板说了声抱歉,然后脚步不稳的揽着老阎走出办公室,压低了声音急忙问他:“老阎,我记得咱们来之前,你对那妹纸说,咱们活人墓很安全是吧?”

死人墓是用来安放死了肉体的灵魂,活人墓则是用来安放死了灵魂的肉体。

恍恍惚惚间,透露出一股难以言明的诡异。

当我看完白纸上的信息后,终于明白了老阎的震惊从何而来。

老阎捂着脑门儿,瞪着眼说:“我怎么知道!”

听了这话,我的心头有一千万只草泥马追着一千万个王尼玛来回狂奔,久久不能平息。

细细想来,全身上下不由得生出一丝刺骨的寒意。

果然,这色老头儿跑的比兔子特爹还快。

“人类是懦弱的生物,只有浑噩,才能主宰一切。”

眼下马德彪能放下懒惰的生活去学厨艺,这就属于以上情况。

我是一头来自北方的狼。。。

“那不重要!”老阎加重了语气,这回反倒比我还认真,“正事儿要紧。”

14、

我打开门,发现是一个女孩儿站在门口,怯生生的看着我。

她低着头,手指在互相搓扭:“请问,你认识马德彪吗?”

“厨艺。”

说到这儿,妹纸举起手中的杯子,让我再给她接杯水,我倒完水回来递给她说:“然后呢?”

等等,这老板说自己记性不好,也不常来,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他见过马德彪的次数相当少?

“嗯。。。呃。。。”

妹纸见我拿起钥匙,惊讶问道:“你有他的钥匙?”

让我恨不得抓心挠肝,难受到极点。

看着马德彪毫无血色的脸,我想到了活人墓存在的意义。

我呆呆注视着面前的一切,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双脚也在不由自主的打颤,随之浑身松垮,好像要脱离地面飘向遥远的高空,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疯狂汇聚心脏,似乎要跳出我脆弱的胸腔。

“救。。。我。。。”

“哦,那你等会儿。”

“我,我,我,”老阎找不到理由反驳,一时语塞,舌头打着卷儿说:“那,那然后呢?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

我叹口气转过身,想起那天马德彪跟我借打火机还活蹦乱跳的,心里难免有些五味杂陈。

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见妹子正安静的等待着,我冲她略带歉意的微笑,示意她继续。

卧槽!我着了小鬼子的道儿了!!

接连敲了几下,马德彪屋内还是无人应声,我决定用手中的钥匙打开,进去看一下。

我叫了他几声都没有任何回应,索性不再理会,便架着老阎快步向前走去。

据上一任的守墓人说,这个胖子在十八岁那年就死了,要等到六十岁才埋。

老阎惊讶反问:“为什么?”

“是它!!!”

仍处于昏迷状态的老阎,脱离了我的肩膀滚落到不远处,他紧闭着双眼,身体四周被黄色的液体包裹,即将跨入死亡的深渊。

这场面实在太过恐怖,让我的脊背阵阵发凉,全身止不住的剧烈颤抖。

老阎很不爽的回答:“她不是都说自己口渴了?”

我听见这话,心里泛起了嘀咕,这马德彪常年叫外卖,怎么舍得去学厨艺了?

厨艺培训班布置的很简单,一共两间教室,一间办公室,还有一间放置厨具的小屋。

5、

果然,他的嘴角流淌出发自肺腑的渴望口水。

我咽了口唾沫,站在不知是死是活的马德彪面前。

“马德彪,快开门!”

这种感觉,很奇妙。

我看向老阎,用眼神征求他的意见,他抱着胳膊站在旁边,默许我发问。

我冲上前,一脚踹在马德彪的身上。

直到浑身冰凉。

单元门口处有一对老年夫妇,常年坐在一棵大槐树下,迎来送往每天进入墓地的活人。

我转过头,喘着粗气,瞪大了干涩的双眼,指着老阎的鼻子,第一次以下犯上,怒声狂吼。

在培训班上或许不用结交朋友,但那颗求学的心,肯定会因此备受冷落。

随后,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中我是思维敏锐的守墓人,深入险境,与强大诡异的黑暗力量殊死搏斗,拯救出一个又一个被浑噩吞噬的租户。

我逐字逐句的念完后,倒吸了一口凉气,问向老阎:“这个浑噩,是个啥?”

我带着精神有些失常的老阎回到活人墓,迎接我的却是一场滂沱大雨。

我被反震力推的向后踉跄,马德彪的步伐已经临近,我几乎能够闻到他身上那股最为浓郁的恶臭,似乎就是整间房子内气味儿的根源。

我咳嗽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对老阎说:“阎大爷,您能不能别整天看见小姑娘就不正经,我知道您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可您这也太过了吧。。。”

老阎笑了,自从进门以来他露出了第一个笑容,但是充满了深深的鄙视。

我接着对老阎说:“第三,我觉得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秘女人,全是那个妹纸在胡扯!”

有了马德彪的遭遇作警钟,我会尽可能的去改变。

他抱头狂喜,张大了嘴急促呼喊:“浑噩从公司里出逃,它需要啤酒进行寄宿,马德彪通过外卖买来啤酒,他喝了啤酒等于把浑噩灌进了肚子,然后浑噩控制他买来更多的啤酒倒进浴缸,它舒舒服服的躺在里面,再操纵马德彪去厨艺班感染妹纸,接着把妹纸领进活人墓,同时把马德彪和妹纸这两招棋下出来,目的就是把你这个守墓人调虎离山,我果然是傻啊!我是真傻啊!浑噩浑噩,喝多了酒谁不浑噩?哈哈哈哈!”

对此我心中并无恐惧,只是觉得异常反胃,因为我亲眼所见,一个懒惰成疾的人,他的舌根竟然完全变成了黑色!

妹纸羞怯的低头笑笑,忙说那怎么可以呢。

是什么,是什么东西,究竟是他妈什么东西在误导我?!!

老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突然大叫道:“你的意思是说,她这是种性暗示,目的是想跟咱俩其中一个人亲嘴儿?”

我还是觉得马德彪作为一个成年人,放任缺点去破坏自己的生活,或许在他的世界里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可如果达到了损人不利己的程度,那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自己。

我撇撇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过分纠缠,急忙岔开话题说:“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强撑着酸痛的肩膀搂紧老阎,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正巧到了地方,司机铁青着脸让我们下车。

我又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嘎嘎”声从身后传来,在安静的客厅里相当突兀刺耳,我的头皮猛地发炸,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那一缸啤酒。”

“哎呀我的妈啊!这孩子咋长的比你还丑!”

“哦,你说马德彪啊,当然有印象!”中年男人苦笑着站起身,“怎么了?”

他的牙齿在互相打颤,以一种微小的频率。

“那你是?”妹纸突然瞪大好看的双眼,“包租公?”

我随即恍然发觉,原来之前经历的所有事情,不过只是一个梦。

老阎一边擦着口水,一边瞪着我说:“好了好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况且我这个爱好全公司都知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

可是当我把门关上,走出活人墓的那一刻。

老阎将手再次伸向裤兜,从里面摸出一张白纸,他确认过后递给了我。

我对他很是无语,加重语气对他说:“咱们能不能先谈正事儿,您老正经点行不行?”

老阎在后边追着我喊:“你小子傻了?犯他妈什么混呢!”

在用激情澎湃的男高音,唱出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

一个二十好几的大男人,因为个人作风问题,受到其他人的孤立,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老阎点点头:“相当重要。”

一道二十公分见长的伤口,正从里到外不断爬出一条条令人无比恶心的蛆虫,混杂着不停向外涌出的血液,在他的身上来回乱窜。

我转而用力握住了老阎的肩膀,示意他冷静,我知道他对于美女基本没有抵抗力,但他如果再表现的如此不堪,就真的太过分了。

然后,伸出双手,握住了我的肩膀。

17、

因为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我说完,去屋里摸了盒火柴,从宾馆住宿时带来的,还印着商标和联系电话。

走到了活人墓的单元门下,我定了定略微慌乱的心思。

我强撑着所剩无几的体力,双手死死扶住墙壁,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到时候就算你想去触摸阳光,却再也没有举手的力气。

我刻意不去描述马德彪的惨状,但妹纸还是回忆起看到的场景,我能清晰的看到,她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密,我灵机一动去客厅倒了杯水,回来后递给她,“渴了吧?你先喝点儿水,缓缓再说。”

马德彪,妹纸,老阎,神秘女人。

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的职能范围,身为一个守墓人,我只负责为来此租住的活人登记,并且处理他们的日常琐事。

想到这儿,我胸口处连着双臂的皮肤骤然紧绷,随即炸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一股热血瞬间直冲头顶,我却只感受到脑门儿阵阵发凉,忍不住的浑身颤抖,遍体生寒。

风儿骤紧,吹拂着道路两旁的大树沙沙作响。

10、

马德彪扔掉手中的小刀,双手扶着浴缸缓慢的站了起来。

我点点头,心说是这么个理儿。

妹纸这时候已经喝完了第二杯水,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举起手中的空杯子说:“我刚才好像出了太多汗,口渴的厉害,能不能再帮我倒杯水?”

“你就说是不是?!”我咬着牙,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我抬起双手,示意我很安全,然后微笑着解释:“你忘了,你来我这找马德彪,然后咱们到他家后,你就,你就晕过去了。”

我心里一惊,看来这兄弟没在家,应该是出去了,想到这我刚要往外走,却在看清客厅的下一刻,遍体生寒。

“不知道。。。”我用手遮住口鼻,慢慢向里踏进步子。

我朝他努努嘴,示意他往旁边看。

我了然的点头微笑,却顿感心中的那股恐慌正在蠢蠢欲动,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我心间稍纵即逝。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