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站手机版

图片 3
Jobs传: 重建水果帮
图片 5
周恩来曾外祖父传: 《周总理传》 10叁、原子弹爆炸

信奉与监狱,那是一部关于Jobs的纪录片

李开复图片 1

必须告诉大家,这是所有中文书里最有料也最好读的一本乔布斯评传。

今天,国内互联网产业如火如荼,千百万年轻人从大学甚至中学时起就憧憬着有一天可以成为像乔布斯、比尔·盖茨、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马克·扎克伯格那样引领时代潮流的人。在所有伟大的硅谷创业英雄里,乔布斯是我们无法绕过的一颗最闪亮的明星。

道理很简单,没有乔布斯,今天的世界就一定是另一副模样;没有乔布斯,就没有1977年的Apple
II、1984年的Macintosh、1998年的iMac、2001年的iPod、2007年的iPhone和2010年的iPad;没有乔布斯,今天我自己可以随时打开iPad上微博、玩「植物大战僵尸」的快乐生活就至少要被推迟3年!

有趣的是,我自己的职业生涯,竟偏偏和乔布斯擦肩而过。1990年,我放弃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职加入苹果公司的时候,乔布斯已经被自己亲手创建的苹果无情抛弃。造化弄人,当我于1996年离开苹果追寻更广阔的职业发展时,距离后来乔布斯重返苹果只有短短6个月的时间。

1998年,我已经决定回中国为微软创立中国研究院。一天,刚回到家,太太就告诉我:「有一个叫史蒂夫的人给你打电话。他好像一直问你为什么去微软,为什么去中国。我以为他是你的朋友。我们聊了有大概15分钟吧。」

「是哪一个史蒂夫啊?」我一头雾水。

太太想了一会儿说:「想起来啦,他叫史蒂夫·乔布斯。」

原来给我打电话的正是已经重掌苹果CEO大权的乔布斯。我赶紧拨通了他的电话。

「你为什么不回苹果工作呢?」乔布斯在电话那头问我。

「史蒂夫,我离开苹果已经两年了,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件事。」我说。

「听着,这无关紧要啊。我知道你,你以前的员工都觉得你是个好老板,他们对我说,应该把你搞回来!去微软之前,你来这里看看好不好?」乔布斯说。

「对不起,史蒂夫,我已经接受了微软的职务了。」

「听起来,你决心已定?」

「是的。」

虽然我没有答应他的邀请,但是乔布斯的爱才之心还是让我感动。今天,在创新工场,在与无数年轻人一起创业、一起追随理想的过程中,我一直告诉那些有激情、希望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你们每个人都应该读一读乔布斯,都应该认识一下真实的乔布斯。

但我发现,目前的中文图书里,虽然打着乔布斯名号的书多如牛毛,但没有哪一本让我特别满意。翻译过来的英文书,原书内容即便非常优秀,但侧重点不完全适合国内读者,参差不齐的翻译质量也让原书减色不少。国内作者有关乔布斯的书则以生拼硬凑「攒」出来的居多,许多书还充斥着大量以讹传讹的虚假信息。

非常希望有一本中国作者写给国内读者看的,素材丰富,可读性强的乔布斯的书。这个想法与王咏刚和周虹写一本最新、最全、最好的乔布斯评传的想法不谋而合。王咏刚和周虹既是乔布斯迷,也是与我合作多年的作者兼编辑,他们曾为我的《做最好的自己》等书做了细致的文字润色和编辑工作。王咏刚同时还是谷歌资深软件工程师,对IT技术发展史有着透彻的理解。由他们来执笔写作这本书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为了让这本书更成功,我利用我在苹果工作时以及在IT界和投资界积累的关系,帮助王咏刚和周虹联系到了十几位曾与乔布斯有过直接、紧密工作联系的朋友,包括苹果公司最早的风险投资者、苹果公司前董事会成员、前副总裁、高级经理、资深工程师,以及熟悉乔布斯的其他朋友。通过对这些朋友的深入采访,许多此前连我也不知道的精彩故事浮出了水面,有些故事解释了人们困惑已久的谜团;有些故事则因为出自旁观者的客观视角,估计连乔布斯自己也不会向媒体透露。

有了这些「独家爆料」式的第一手素材,再加上王咏刚和周虹细致的整理、考据和武侠小说式精彩的叙事文笔──这是真的中国人以符合中国人习惯的方式写的书。毫无疑问,这本书是目前最有料也最好读的一本乔布斯评传。

最后提醒大家,乔布斯的成功真的无法复制!乔布斯就是乔布斯。你不可能像他那样单靠自己一个人把握未来的能力就足以保持苹果这个世界最大科技公司的领先优势,也不可能像他那样一边动辄对员工咆哮,一边又用超强的感染力激发员工的工作热情,更不可能像他那样一边拥有着嬉皮士和禅宗修士的双重性格,一边又像个摇滚明星一样引得无数粉丝顶礼膜拜。

读乔布斯、学乔布斯一定要分清楚:乔布斯纵横捭阖、自由不羁的性情你想学也学不到,乔布斯的传奇人生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但乔布斯在创新、创业历程中那些有效的方法论,比如产业趋势预测、产品设计理念、市场营销技巧、人才观、管理方法等,完全可以学习和借鉴。

乔布斯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比任何虚构的小说都更精彩!

愿更多的人从这部传奇中受益!

2011年7月

一个曾“坐在世界之巅”,一个被称为“王者归来”。盖茨与乔布斯两大掌门对决多年,他们不仅是敌人,更是朋友。

 

图片 2

今年5月26日,苹果公司的市值超过微软,外界猜测,难道微软总裁盖茨和苹果老总乔布斯30年恩恩怨怨又要再续?他们两人,一个温和内敛,一个霸气十足;一个理性追求实用,一个时尚讲究品味。他们那么格格不入,甚至“恶言相向”,又那么互相理解,惺惺相惜。

“一个没有同情心的教徒”这是亚历克斯·吉布尼在制作史蒂夫·乔布斯的电影时所认识到的。

乔布斯曾借用一句歌词说,他和比尔共同拥有的回忆“比长路还长”。盖茨与乔布斯两大掌门对决多年,最终以盖茨裸捐告终。除了恶搞游戏“乔布斯大战盖茨”能再现他们龙争虎斗的场面,估计以后很难再看到他们在IT界恶斗了。

在导演亚历克斯所指导的纪录片《史蒂夫·乔布斯:机器人生》
接近尾声的时候,呈现给观众们的是一个空白的苹果手机屏幕。在这个黑色光泽的屏幕表面反射出了一些乔布斯的画面,渐渐地画面切换变成了吉布尼——这是对于吉布尼这部纪录片题材的肯定:我们终将生活在机器里。

 

纪录或者拍摄任何关于乔布斯题材的内容都是一件令人敬畏的壮举。沃尔特·萨克森所撰写的《乔布斯传》成为2011年最畅销的书籍,而布伦特·施伦德和里克·特策利在四年后才撰写了《成为乔布斯》,更别提即将上演的,由艾什顿·库奇主演,丹尼·鲍尔导演的乔布斯电影了。还有其他的一些类似的纪录片,都详细地介绍了生命中最伟大,最传奇的英雄们。

书呆子与叛逆者

他的工作就是制造出伟大的产品-去他妈的一切

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都出生于1955年,两家企业也于1975和1976年先后诞生,他们共同在IT业打拼30余年。他们都是大学的辍学生,盖茨1973年进入哈佛大学学习,两年后辍学,和儿时伙伴艾伦一同创办了微软。乔布斯进入俄勒冈州学费昂贵的里德学院,学了半年就退学了,认为花太多时间和养父母的钱去学不喜欢的课程太浪费,但他又用一年半时间泡在学校旁听书法等感兴趣的课程,后来跟好友销售自制的可免费打长途电话的装置,拿赚的钱创办了苹果。他们白手起家,到现在企业资产都超过2000亿美元。

吉布尼制作了多部被高度赞赏的好文,他设法在乔布斯一生所经历事件的大框架内,为自己雕刻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他勾画了一个“大胆,辉煌,无情”的乔布斯作为叙事的背景,并用自己的创作流程将他描绘并展现出来。其最后的效果就是细致入微,并有效地记载刻画了乔布斯以及类似于你我这样的苹果客户。

尽管有很多共同点,但盖茨和乔布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盖茨是典型的“书呆子”形象,不修边幅,几十年没变过。乔布斯年轻时是个帅哥,口才好,喜欢出风头,年纪大了还喜欢穿黑色高领毛衣、破洞牛仔裤和New
Balance的跑鞋。盖茨为人温和低调,除了辍学和创业,个人生活上还是比较传统和规矩的。

“当我开始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我第一个接触的人就是劳伦娜·乔布斯。看上去她似乎也是有这个意愿想和我们交流的,或者说至少我们非常渴望与她进行交谈,不过她最后还是决定退出。而且事实上,之后我听说她和许多类似的人有所接触,并让他们不要告诉我。这个事情确实给我们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难。有趣的是,在拍摄进入尾声的时候,无论是当初拒绝我们的劳伦娜还是苹果公司,他们都用另一种奇怪的角度看待我,认为我其实是没有继续去追究或探寻这一切。”

乔布斯则“反传统”和叛逆得多,年轻时留长发,吸过大麻,修过佛学,还到印度远游过,后来没见到要找的大师,反而意识到爱迪生对人类的影响比佛祖要大。乔布斯也是桀骜不驯,经常把员工骂得大哭,在《福布斯》杂志的“恶老板名人堂”榜上有名。乔布斯在某些人眼中,可能是无法忍受的控制狂和自大狂,但在另一些人眼中却充满个人魅力和领袖光芒。同样是《福布斯》杂志,他居然又登上好老板的排行榜,他公司中也有大批崇拜其远见和魄力的追随者。

“有些时候,当你的道路中充满路障和阻碍,你就会发现一个更有趣的路线,它就成了你旅程的一部分,去探寻哪些人会与我们对话,又有哪些事会将我们带到那些我们本来不会和他们交流的人身边。鲍勃·贝勒维尔(1982-1985
MAC工程总监)就是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我们与他接触并让他成为一个角色,很大一部原因是因为我们发现,乔布斯在日本期间与他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直到我们与他沟通后才知道,就因为这段经历,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所以我认为有些时候,当你被拒绝的时候,困难险阻就会将把你带到其他有趣的地方。

 

你可以在书面文字里放入的素材却不能真正放入电影中,也就是说,你可以在这里获得如同法医鉴定般仔细的材料。而在电影里,你必须用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去审视它。如果你追溯到乔布斯退位的时候,那么那时你确实可以在福布斯的杂志上看到完整的事件。但是你却看不到史蒂夫对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讽刺和各种不怀好意。我最喜欢的片段之一就是,当一个委员会的工作者问他:“下一步你将会怎么做?”他回答:“下一步,我将会在委员会里寻找下一任的CEO。”然后那位工作者问:“那结果如何?”乔布斯用轻蔑嘲讽却暗淡的眼神看着他,说道:“没有合适的人选。”在电影里,这名员工和乔布斯对话所传达给你的信息量,是将他们写进书里所不能呈现的。

跨时空“对骂

没有同情心的教徒

过去30年,苹果和微软经常斗得剑拔弩张,甚至对簿公堂。乔布斯和盖茨也多次公开针锋相对。《财富》杂志总结了二人几次经典的跨时空“对骂”。

在日本有许多禅宗佛教徒从本质上与乔布斯和他的法西斯建立了和平的关系。如果你深入研究禅宗佛教,你就会明白禅宗是不会让你变得残酷和执着的,但是如果你在某些方面所采取行动而忽略了其他所有,那么他也允许让你这么做。乔布斯对于禅宗也是这么理解的,所以他制造的产品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优良,真正的吸引到了人们以至于改变了这个世界。禅宗鼓励信徒,如果你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那就一定要做好,其他的一切都是废话。这有可能也是他接受禅宗的其中一个理由。乔布斯曾经直截了当地说:“让我抛头露面去捐钱,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他认为他的精力应该全部花在制造完美的商品上,但是大家的焦点却都在说这个教徒没有同情心。他的工作就是制造最好的商品——去他妈的一切!

两个人对彼此都不屑。1985年11月盖茨在接受《西雅图时报》采访时称:“乔布斯使苹果雇员失去团队意识,对于苹果这样规模的企业,团队意识必不可少。在这方面,我做得比乔布斯好。”

在日本找寻平静

12年后,面对《纽约时报》,乔布斯反唇相讥:“我认为他和微软都有点狭隘,如果能够少些尖酸刻薄,或者年轻的时候能够找个地方修行,那他会变成一个心胸开阔的人。”1989年7月,乔布斯接受《计算机系统新闻》采访时称:“微软不希望我们成功,他们也不准备帮助我们。”同年11月,也是同一个媒体,盖茨接受采访时称:“如果乔布斯的计算机能够成功,我会感到迷惑不解。”

“日本让史蒂夫似乎放下了一点他的防护铠甲,这是件有趣的事。不过他不是很迫切的希望留在日本,他也可以呆在其他的国家。所以这样一个角度的故事相信没有人会对此感兴趣。如果乔布斯去日本是有些缘由的,那这样就更容易让他和别人建立一些人物关系。”

两个公司的产品也没逃过他们的互相讥讽。1999年6月,乔布斯在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节目中说:“微软的惟一问题是没有品味,一点儿也没有,开发的都是一些三流产品。”2005年5月,盖茨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与苹果计算机一样,iPod的成功不会持续很长时间。”2006年8月,乔布斯在苹果“全球开发人员”大会上称:“我们在雷德蒙的朋友,他们在研发领域的投资高达50亿美元,但他们却在抄袭谷歌和苹果。也许,这就是金钱不是万能的最好证明吧。”2007年2月,盖茨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称:“现在,黑客每天都能成功入侵苹果计算机。相比之下,Wi
ndows更安全。”

史蒂夫的价值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如果他还活着,我会问他什么问题?’如果我有机会问乔布斯一个问题,那应该会是‘你的价值是什么?’这个问题围绕在电影当中一直不断地重复,也借由乔布斯本人提出。他一直不断地去谈论苹果公司所拥有的价值。虽然Gizmodo(苹果4手机泄露图片的网站)事件不足以成为苹果公司的大事件,但是这对于乔布斯的价值观有着重要的意义。在那段沃尔特·莫斯伯格/卡拉·施威谢的录像中,他们和乔布斯谈论关于苹果手机泄露事件时,他只说了句:“是的,随便吧”但是他还是骂了该死的。当他快死的那一刻,他会不会想用他所剩下的时间再将当初那些Gizmodo里的人全部人肉出来呢?”

友好的敌人

硅谷之神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